246

Sturle Dagsland

Sturle Dagsland

  • - Sturle Dagsland 收藏TA
  • 发行时间:2019-09-02     
  • 发行公司:HIFIVE
  • 专辑介绍: Nightgoggles是Sturle Dagsland最早的创作之一,可能是作品中最“正常”的歌曲,但你可以从中窥探到他想要发展的风格方向。开头的吉他和温柔的人声从温暖到热烈,甚至可以听见钢琴声,这一段仿佛是一个还没有真正走进自然深处的,在家里自弹自唱的Sturle Dagsland,随着“带我离开”的歌词,和加入喉音的低沉音色,音乐进入一段有Sturle风格雏形的段落,引入了民族器乐和民族小调,再加上犹如惊悚片的音效和Sturle的嘶哑音色,这一段可谓是全曲的精髓,是从工整的平淡开场过渡到更为迷幻,空虚又灵性的部分,这里也是Sturle被“带走”的标志。然后吉他再次回归,Sturle的演唱方式却完全改变,声音变得更为自由洒脱,增加更多真声和低吼,仿佛是摆脱了从前的束缚,得到了解脱和释放。最后音乐走向一种静谧又大气的氛围,Sturle用更悠长的真声唱着“带我离开”,从他后期的歌曲我们明白,随着音乐的逐渐消失,他已经被带入自然的最深处,甚至是超自然的境界。Wardenclyffe Aquarium: 这首歌有三种人声并驾齐驱,一种是低沉原始的Joik音色,一种是放肆的在中高音区徘徊甚至尖细到嘶哑的声音,还有一种是空灵的神秘的温和长音。仿佛是在水族馆里深海动物的聚集地,他们发出各种奇妙的,超出人类认知的各种声响,虽然这可能是创造出来的声响,但会让听者认为这种声音一定存在于自然中。Sturle对声音的掌控力令人惊叹,他可以将声音控制在近乎失声的边缘,呈现出一种高音嘶吼的无力感,却能保持长音,也能与假声快速交替。也许你听起来只是他的放肆尖叫,但细细品味你会惊讶于这些听起来毫无章法的声响,都是在Sturle完美的控制之下,如同自然界的声响,每一个部分单拎出来,都是有源头的。这首歌的器乐铺垫在复杂人声的下面,主要呈现一种空旷,压抑之感,仿佛就是海洋深处的背景音。歌曲中后部出现了一次背景音放大,人声更加密集的上扬阶段,犹如被强大洋流搅动的混乱场面,达到顶端后就接上鼓点明确的段落,Sturle的唱法也变得明确直接,然后再回到开头那种超自然的嘶哑高音。歌曲以舒缓平静的背景音和Sturle拉长的吟唱结束,水族馆逐渐回归平静。Mokèlé-mbèmbé: 由一声尖叫开启歌曲,Mokèlé-mbèmbé仿佛把你丢进充满外星人的狂欢俱乐部。民族弦乐的悠扬原始穿插进Sturle快速变化且音色诡异的人声中,产生了一种既超脱于自然的神秘感又未雕琢的原始感。短短一分半的歌曲,弦乐一直铺在底下,而Sturle的人声在不断变化,前段他是主动的,凌驾于乐器之上的侵略性节奏感的唱腔,然后过渡到融入乐器音色的Joik唱法,再变成近似于沙哑的尖细音色与低吼快速向交替的人声,再变为有力的说唱节奏,仿佛带听众领略这个狂欢的舞步变化,仿佛所有在俱乐部里的舞者都是随着音乐的节奏变化形态的外星人。乐曲在一阵甜蜜又浓郁的噪音中戛然而止,但这并不让听者认为狂欢结束,而是会让你感到,你又被拉出这个俱乐部,而里面的狂欢,是会像宇宙般永恒无止境的。Guaifing的开场非常抓人,民族弦乐器增添了东方色彩,旋律却很新颖不遵循章法,加入萨米文化的Joik低沉音色,Sturle的纯净高音,同时铺垫了节奏感极强的人声。然后用Joik的悠长段落做过渡,然后甚至走向金属乐般的嘶吼模式。歌曲中Sturle的音色十分变化多端,嘶吼,有节奏地吟唱,尖锐的长音相互叠加为歌曲增添了丰富的层次感。总体来说这首歌的民族风格还是比较强烈的,开场和结尾大量使用的萨米弦乐器和一直铺垫的低沉悠扬的Joik人声,再加上Sturle的富有节奏感的原始的唱腔,都为这种风格做了建设。然而歌曲却不可归类于民族音乐,一方面他的旋律和节奏是非常新颖和另类的,另一方面当Sturle将所有声音元素和音乐风格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呈现出的效果是很超现实的,是你在所有可以归类的音乐风格中都找不到的。Nzinga单曲是一首节奏感极强的一首歌曲,带你领略北欧严峻自然环境的一首歌,除了运用萨米文化的传统乐器,配器甚至有现代金属摇滚乐的色彩,音乐中的音效是Sturle在世界各地的听觉独特的地方进行采样录音,如东欧的传奇苏联海洋船只,挪威的高山顶,俄罗斯的废弃工业区,德国的集中营,以及与狼一起唱歌在格陵兰岛内陆的狗拉雪橇之旅。在该首歌曲里重要同时进行两种人声,一种是唱法有时具有侵略性的快节奏说唱,一种是悠长又空灵的吟唱。即使是快节奏说唱,Sturle也在不同段落做了音色和节奏的变化,音色逐渐变得野蛮,节奏逐渐变得复杂,但相同点是这些节奏的短时间的不断重复会使其产生一种“催眠效应”,随着音乐走向尾声,你会感觉经历了一场惊险的旅行。Blossoming是一首空灵大气的歌曲。前奏更注重于气氛的建筑, Sturle用悠长迂回而且音调很高的假声辅助营造灵性的氛围。然后有一段人声消失的部分,民族弹拨乐器的加入,进入主歌部分后,Sturle的音色开始变化,他先用真声演出歌词,然后上方再引入一个嘶哑高音同时行进,再过渡到完全假音且诡异的音色,如果你仔细聆听,还会听见一个悠扬低沉的人声,像在远处发生。中间有一段平静空旷的器乐演奏,被Sturle惊艳的高音唱腔划破,然后进入热烈的段落,更多低沉音色的加入仿佛是一段和一群男性萨米人的合唱,非常具有史诗性质。你会惊讶于Sturle音色的多变性,他将自己的声音当做一种声音元素,他可以将声音变得非常尖锐,近似于鸟兽的叫声,同时叠加低沉的喉音,也能够模仿不同乐器的音色,协助歌曲呈现出北欧最灵性的氛围和广袤的景象,仿佛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也会听见仿佛超自然的却又原始的声响,如果说Nzinga是一场惊险的旅程,Blossoming则带你走向仙境深处。Yokai是Sturle Dagsland最新的作品,前奏运用了酷似古老打击乐器的音色和低沉的轻微嘶哑的喉音呈现诡秘又沉重的氛围。然后再进入比较现代的快速节奏,同时叠加Sturle标志性高音,民族弹拨乐器的加入提供了喘气的机会也给下面的段落起到过渡作用。然后Sturle的发声更为绵长,叠加一些短而快的节奏的变化,甚至会运用一些假声和弦乐融合增添一些超现实的色彩。结尾Sturle叠加两种人声,一种是类似于女中音的诡异吟唱,一种是更细的小精灵般的嘶哑音色,民族弦乐的拨弦音点缀增添神秘的氛围。歌曲MV也获得广泛赞誉,Yokai一词来源于日文,意为妖怪、鬼魅、幻影之意。正如MV的名字所述,短片全片伴随着诡异而空灵的超现实主义色彩和暗黑童话风格,与之相称的是哥特风格浓郁的背景音乐。二维平面的场景和动画人物的描绘,让观众从影片的开头就感受到了作者内心中强烈的挣扎和绝望,随着背景音乐中歇斯底里的呐喊,更是把歌曲想要传递给听众的自己内心的迷茫和挣扎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部MV还在威尼斯Ca'foscari短片电影节上获得最佳音乐录影带奖项。 更多>

    Nightgoggles是Sturle Dagsland最早的创作之一,可能是作品中最“正常”的歌曲,但你可以从中窥探到他想要发展的风格方向。开头的吉他和温柔的人声从温暖到热烈,甚至可以听见钢琴声,这一段仿佛是一个还没有真正走进自然深处的,在家里自弹自唱的Sturle Dagsland,随着“带我离开”的歌词,和加入喉音的低沉音色,音乐进入一段有Sturle风格雏形的段落,引入了民族器乐和民族小调,再加上犹如惊悚片的音效和Sturle的嘶哑音色,这一段可谓是全曲的精髓,是从工整的平淡开场过渡到更为迷幻,空虚又灵性的部分,这里也是Sturle被“带走”的标志。然后吉他再次回归,Sturle的演唱方式却完全改变,声音变得更为自由洒脱,增加更多真声和低吼,仿佛是摆脱了从前的束缚,得到了解脱和释放。最后音乐走向一种静谧又大气的氛围,Sturle用更悠长的真声唱着“带我离开”,从他后期的歌曲我们明白,随着音乐的逐渐消失,他已经被带入自然的最深处,甚至是超自然的境界。

    Wardenclyffe Aquarium: 这首歌有三种人声并驾齐驱,一种是低沉原始的Joik音色,一种是放肆的在中高音区徘徊甚至尖细到嘶哑的声音,还有一种是空灵的神秘的温和长音。仿佛是在水族馆里深海动物的聚集地,他们发出各种奇妙的,超出人类认知的各种声响,虽然这可能是创造出来的声响,但会让听者认为这种声音一定存在于自然中。Sturle对声音的掌控力令人惊叹,他可以将声音控制在近乎失声的边缘,呈现出一种高音嘶吼的无力感,却能保持长音,也能与假声快速交替。也许你听起来只是他的放肆尖叫,但细细品味你会惊讶于这些听起来毫无章法的声响,都是在Sturle完美的控制之下,如同自然界的声响,每一个部分单拎出来,都是有源头的。这首歌的器乐铺垫在复杂人声的下面,主要呈现一种空旷,压抑之感,仿佛就是海洋深处的背景音。歌曲中后部出现了一次背景音放大,人声更加密集的上扬阶段,犹如被强大洋流搅动的混乱场面,达到顶端后就接上鼓点明确的段落,Sturle的唱法也变得明确直接,然后再回到开头那种超自然的嘶哑高音。歌曲以舒缓平静的背景音和Sturle拉长的吟唱结束,水族馆逐渐回归平静。

    Mokèlé-mbèmbé: 由一声尖叫开启歌曲,Mokèlé-mbèmbé仿佛把你丢进充满外星人的狂欢俱乐部。民族弦乐的悠扬原始穿插进Sturle快速变化且音色诡异的人声中,产生了一种既超脱于自然的神秘感又未雕琢的原始感。短短一分半的歌曲,弦乐一直铺在底下,而Sturle的人声在不断变化,前段他是主动的,凌驾于乐器之上的侵略性节奏感的唱腔,然后过渡到融入乐器音色的Joik唱法,再变成近似于沙哑的尖细音色与低吼快速向交替的人声,再变为有力的说唱节奏,仿佛带听众领略这个狂欢的舞步变化,仿佛所有在俱乐部里的舞者都是随着音乐的节奏变化形态的外星人。乐曲在一阵甜蜜又浓郁的噪音中戛然而止,但这并不让听者认为狂欢结束,而是会让你感到,你又被拉出这个俱乐部,而里面的狂欢,是会像宇宙般永恒无止境的。
    Guaifing的开场非常抓人,民族弦乐器增添了东方色彩,旋律却很新颖不遵循章法,加入萨米文化的Joik低沉音色,Sturle的纯净高音,同时铺垫了节奏感极强的人声。然后用Joik的悠长段落做过渡,然后甚至走向金属乐般的嘶吼模式。歌曲中Sturle的音色十分变化多端,嘶吼,有节奏地吟唱,尖锐的长音相互叠加为歌曲增添了丰富的层次感。总体来说这首歌的民族风格还是比较强烈的,开场和结尾大量使用的萨米弦乐器和一直铺垫的低沉悠扬的Joik人声,再加上Sturle的富有节奏感的原始的唱腔,都为这种风格做了建设。然而歌曲却不可归类于民族音乐,一方面他的旋律和节奏是非常新颖和另类的,另一方面当Sturle将所有声音元素和音乐风格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呈现出的效果是很超现实的,是你在所有可以归类的音乐风格中都找不到的。

    Nzinga单曲是一首节奏感极强的一首歌曲,带你领略北欧严峻自然环境的一首歌,除了运用萨米文化的传统乐器,配器甚至有现代金属摇滚乐的色彩,音乐中的音效是Sturle在世界各地的听觉独特的地方进行采样录音,如东欧的传奇苏联海洋船只,挪威的高山顶,俄罗斯的废弃工业区,德国的集中营,以及与狼一起唱歌在格陵兰岛内陆的狗拉雪橇之旅。在该首歌曲里重要同时进行两种人声,一种是唱法有时具有侵略性的快节奏说唱,一种是悠长又空灵的吟唱。即使是快节奏说唱,Sturle也在不同段落做了音色和节奏的变化,音色逐渐变得野蛮,节奏逐渐变得复杂,但相同点是这些节奏的短时间的不断重复会使其产生一种“催眠效应”,随着音乐走向尾声,你会感觉经历了一场惊险的旅行。

    Blossoming是一首空灵大气的歌曲。前奏更注重于气氛的建筑, Sturle用悠长迂回而且音调很高的假声辅助营造灵性的氛围。然后有一段人声消失的部分,民族弹拨乐器的加入,进入主歌部分后,Sturle的音色开始变化,他先用真声演出歌词,然后上方再引入一个嘶哑高音同时行进,再过渡到完全假音且诡异的音色,如果你仔细聆听,还会听见一个悠扬低沉的人声,像在远处发生。中间有一段平静空旷的器乐演奏,被Sturle惊艳的高音唱腔划破,然后进入热烈的段落,更多低沉音色的加入仿佛是一段和一群男性萨米人的合唱,非常具有史诗性质。你会惊讶于Sturle音色的多变性,他将自己的声音当做一种声音元素,他可以将声音变得非常尖锐,近似于鸟兽的叫声,同时叠加低沉的喉音,也能够模仿不同乐器的音色,协助歌曲呈现出北欧最灵性的氛围和广袤的景象,仿佛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也会听见仿佛超自然的却又原始的声响,如果说Nzinga是一场惊险的旅程,Blossoming则带你走向仙境深处。

    Yokai是Sturle Dagsland最新的作品,前奏运用了酷似古老打击乐器的音色和低沉的轻微嘶哑的喉音呈现诡秘又沉重的氛围。然后再进入比较现代的快速节奏,同时叠加Sturle标志性高音,民族弹拨乐器的加入提供了喘气的机会也给下面的段落起到过渡作用。然后Sturle的发声更为绵长,叠加一些短而快的节奏的变化,甚至会运用一些假声和弦乐融合增添一些超现实的色彩。结尾Sturle叠加两种人声,一种是类似于女中音的诡异吟唱,一种是更细的小精灵般的嘶哑音色,民族弦乐的拨弦音点缀增添神秘的氛围。
    歌曲MV也获得广泛赞誉,Yokai一词来源于日文,意为妖怪、鬼魅、幻影之意。正如MV的名字所述,短片全片伴随着诡异而空灵的超现实主义色彩和暗黑童话风格,与之相称的是哥特风格浓郁的背景音乐。二维平面的场景和动画人物的描绘,让观众从影片的开头就感受到了作者内心中强烈的挣扎和绝望,随着背景音乐中歇斯底里的呐喊,更是把歌曲想要传递给听众的自己内心的迷茫和挣扎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部MV还在威尼斯Ca'foscari短片电影节上获得最佳音乐录影带奖项。

\site\layout\footer\footer_taihe.html.tpl